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沈岳明 的博客

欢迎报刊编辑选稿,谢绝无酬转载。邮箱:13148970@163.com

 
 
 

日志

 
 
关于我

沈岳明,《读者》等多家杂志签约作家。著有散文集《越简单 越成功》《地图鱼的梦想》《明亮的心境》《靠自己的力量飞翔》《那场青春的一次出走》,小说集《神秘的红衬衫》,长篇小说《爱是一切的答案》等。 曾任《飞霞》《百花》等杂志编辑部主任。发表作品数千篇,有作品入选数百本文选及教辅教材类书籍。 有20多篇作品入选近几年的中考、高考及公务员考试试卷。生活及写作经历被《中国青年》等多家媒体报道。 中国文字著作权协会会员、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湖南省临湘市作家协会副主席。

 
 

十四岁那年的墨镜  

2009-12-08 15:40:0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沈岳明

14岁那年,我在放学回家的路上突然遇到几个小青年,他们把我堵在一个小胡同里,为首的那位嘴里叼着一支烟,流里流气地往我的脸上吐了个烟圈说,小子,算你今天倒霉,赶快去给我们哥儿几个买包烟来抽抽吧。他们人多势众,我的身上一分钱也没有,我知道自己今天肯定会被他们狠狠地揍一顿。因为在这之前我就听到同学们说起过这几个人,他们就曾找我们班的同学要过钱。我突然灵机一动,说,我身上没有钱,但我认识附近那家小卖店的老板,我可以先赊一包烟给你们,等我有了钱再还给他。几个小青年看我不像撒谎的样子,就跟着我走出了胡同。

一走出胡同,我撒腿就跑。我听见后面那几个小青年边追边喊,你小子给我站住。又听到那个为首的说,这小子我认识,他是镇中初二3班的学生,下次逮着了一定扒了他的皮。我跑了好几里路才敢停下来看一眼身后,当没有发现他们追上来才松了口气。一路上我的心里隐隐地担忧起来,因为那条小胡同是我去学校的必经之路,那天是星期六,也就是说我在家里呆上一天后,星期一上学的时候就得经过那里。越想,我的心里越怕,我在心里设想过很多种应付的办法,也设想过很多种后果,但依然没有想出一个好办法。回到家时,天色已晚,父亲刚好担着两个空篓回来,显然刚刚将收到的破烂卖掉了。我突然想出了一个自认为很好的办法,就是买一副墨镜像电影里的特务那样将自己伪装起来,这样经过那个小胡同时那几个小青年就不会认出我来了。刚刚卖了破烂的父亲身上肯定有钱,可是我拿不准父亲肯不肯给我买副墨镜。我家里很穷。因为邻居家的孩子有新波鞋而我没有,邻居家的孩子有牛仔衣我没有……父亲在我的心中便一直是个很无能的形象。父亲会给我买一副在他看来毫无用处的墨镜么?他知道那副墨镜对于一个14岁孤傲而胆小的孩子来说有多么重要么?

但,我还是说了,我对父亲说,我要一副墨镜。我等待着父亲问我为什么要墨镜,饭都没得吃要墨镜干什么?可是父亲自始至终没说话。吃过晚饭后,收电费的王黑子突然推开了我家的门。我一口饭便堵在了喉咙眼上了,我知道,我的墨镜没有了,因为我看见父亲抖抖索索地从口袋里将他收破烂所得的几块钱掏给了王黑子。我随便扒拉了几口饭便躺在床上生闷气去了。母亲过来跟我说话,我也不愿搭理。母亲从父亲那里知道了我的心思,就说,你爹说了,他明天还去收破烂,他一定会给你买一副墨镜的。可我的心里还是惴惴不安,因为父亲说过的很多话都是不算数的。比如说给我买波鞋,买牛仔衣。但是现在,我感觉到那副墨镜比以前所有要的东西都重要。

星期天,我无精打采地跟着母亲去地里锄了一天草,晚上回到家果然就见父亲又挑着两个空篓子回来了。父亲抖抖索索地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副墨镜。我接过墨镜的那一刻,心里的一块石头终于落下了地,我赶紧一个人躲在房间里戴上它站在镜子前左看右看。我问母亲花了多少钱,母亲说5元钱。我的心里一沉,那可我们家一个月的电费,一个星期的生活费,是父亲东奔西跑辛辛苦苦一天的收入啊。那一瞬间,我感到那副墨镜在我的手里沉重了起来,我突然很后悔让父亲给我买这副墨镜。第二天去学校时,我并没有戴上墨镜,而是将它用一块布包好放在了书包里。我感到自己浑身充满了力量,我甚至想,如果再碰上那几个小青年,我一定要跟他们打上一架。我想,我没有理由怕他们,我昂首挺胸地走过了那个小胡同,可是却再也没有碰到过那几个小青年。

父亲也许并不知道,他给我买的那副墨镜竟然给了我那么巨大的力量。直到前不久,我跟父亲说起那副墨镜的事情时,父亲摇了摇头,他一点也不记得了。还是母亲告诉了我事情的真相,那时,父亲看出我的神情有异,就跟母亲商量,第二天暗暗地跟在我的身后将我送去了学校,他们发现,有几个小青年也躲在暗处在观察着我,发现我的身后跟着两个大人才没敢现身。从那以后,上学放学父母都要跟在我的身后保护我。为了我那点小小的尊严,父母竟然一直没有问我要那副墨镜的原因。

 

《辽宁青年》

 

  评论这张
 
阅读(221)|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